• <menu id="uak0q"><menu id="uak0q"></menu></menu>
    <nav id="uak0q"><strong id="uak0q"></strong></nav>
    首頁 財經資訊 銀行 保險 擔保 證券期貨 小額貸款 典當拍賣 財富經 理財案例
    您當前所在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晉江新聞網 >> 金融頻道 >> 擔保 >>正文

    深耕“三農” 農業擔保天地廣

    www.tzltb.com來源:金融時報2014-11-19 15:01我來說兩句
      
    從一系列支農扶農類融資擔保產品將農村市場進行了細致劃分,一方面為銀行等金融機構挖掘和培育了新的客戶群體,打開了評價農村市場的新視野,另一方面進一步引導了社會資本、金融資本對“三農”的投入。

      在8000余家融資擔保機構中,“農”字頭的擔保公司為數不多。記者粗略統計,在中國融資擔保協會200家會員單位中,涉農的擔保機構約有5家。盡管數量不多,但為解決三農領域融資難而設立的農業擔保機構仍然在自己的專業細分領域默默探索并成長著。

       “四個千萬”到批量化操作

      蘇州市農業擔保有限公司于2007年5月成立,當時公司12名人員面對的是蘇州五縣七區8488平方公里的市場,成立之初即面臨著人員配置和市場需求不匹配的考驗。

      “走千山萬水、訪千家萬戶、道千言萬語、吃千辛萬苦”,這是記者從蘇州農業擔保了解到的“四個千萬”精神,也是最初的點對點業務模式。然而,隨著業務的逐漸深入,靠一單單推進已無法滿足公司做大做強的發展需求,開發標準化、可推廣的業務模式成為當務之急。

      可以說,產品化的發展模式既是蘇州農業擔保做大做強的內生需求,也是彰顯專業特色、探索可持續發展的外在需求。以“農貸通”為例,這是為解決“三大合作”組織(農村社區股份合作社、農村土地股份合作社和農民專業合作社)的融資瓶頸而研發的,通過銀行、擔保公司與農辦、財政合作為促進新農村建設和推進城鄉一體化提供資金支撐。截至2014年6月,“農貸通”已累計為198個村級集體經濟組織提供貸款擔保13.4億元。

      經過7年實踐,蘇州農業擔保也實現了“農”字當先的經營理念。截至2014年6月,蘇州農業擔保在保2003戶,在保余額82.7億元,其中涉農類擔保項目1935戶,在保72.1億元,戶數及金額涉農占比分別達到96%和87%.

      創新模式各方共贏

      近年來,各家涉農擔保機構專注于農村市場,針對農村市場的融資特點,在產品創新方面各有千秋。

      針對特色農業進行分類創新是較為常見的一種業務模式,只是各家公司產品名稱略有不同。例如,蘇州農業擔保有專門針對蟹農的“蟹貸通”,北京農業擔保有“禽貸?!?、“茶貸?!?、“農貸?!?、商品豬養殖融資擔保業務、“迅易?!蔽①J等,單個項目融資額度從萬元至百萬元不等。

      此外,還有充分發揮擔保杠桿作用撬動信貸資金的融資產品。例如,在北京市農業融資擔保公司,其創新體現在間接融資與直接融資的結合。該公司推出中小企業集合票據,不僅為農業龍頭企業長期融資開辟了一條成本較低的新渠道,還使得參與發行的企業在資本市場提前亮相,市場關注度提高。該公司還發行了集合信托產品,2012年末,其牽頭北國投、北京銀行發行國內首只純農集合信托產品,為栗聯興業板栗專業合作社、奧金達蜂產品專業合作社等10家市級農民專業合作社實現直接融資1970萬元,批量解決了農民專業合作社的融資需求;2013年末,公司發行第二只合作社集合信托產品,為裕群養殖等5家國家級、市級示范社實現直接融資1080萬元。兩次集合信托的發行,有效帶動了相關15000余戶農戶的生產經營,為其增加收入。

      一系列支農扶農類融資擔保產品將農村市場進行了細致劃分,一方面為銀行等金融機構挖掘和培育了新的客戶群體,打開了評價農村市場的新視野,另一方面進一步引導了社會資本、金融資本對“三農”的投入。蘇州農業擔保相關人士表示,在“農貸通”產品推出之前,眾多商業銀行金融服務和競爭的主戰場在城市,而農村市場則主要依靠農村股份制商業銀行或民間借貸等機構提供相對簡單的金融服務,很少有商業銀行直接將合作社作為貸款主體。蘇州農業擔保通過產品營銷,使得銀行看到了蘇州范圍內1400多個村級集體經濟背后蘊藏著的巨大金融市場,也幫助村級集體跳出原先貸款無門或者必須依靠行政手段才能獲得小額銀行貸款的困境。

      農業擔保的困境與難題

      風險大、回報率低是擔保行業普遍面臨的問題,其中,農業擔保是風險較大的業務品種。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當前開展農業擔保仍存在一些制約因素。首先,經濟金融形勢依然嚴峻復雜,在企業資金鏈、互保鏈吃緊的背景下,擔保機構普遍面臨巨大的經營風險和利潤壓力。其次,人才匱乏,農業擔保機構缺乏既熟悉農業產業又擅長擔保業務的人員,而且人才培養尚需時日。再次,銀擔合作面臨新挑戰。實踐中,銀行對擔保授信門檻高,對農業企業銀行準入高,再加上農業有季節性,銀行的效率往往不足以解決農業企業的急需資金。再加上隨著利率市場化進程的加快,部分銀行將會提升差異化經營的水平,將以前由擔保公司提供擔保的客戶直接收入囊中。最后,農業擔保風險與收益失衡。農業擔保機構的服務對象可選擇范圍相對狹窄,涉農客戶經營受市場風險、自然風險等多種風險因素制約,又缺乏有效抵押物化解風險。

      據了解,蘇州農業擔保的盈利渠道只有兩種:一是擔保費收入。作為政策性擔保公司,蘇州農業擔保執行的擔保費率低于行業平均水平,針對“三農”的收費標準為全市最低,針對中小微企業的收費嚴格控制在行業倡導的收費標準內,除擔保費外,免收其他任何費用。二是投資收益。投資額需在凈資產30%以內,且投資方向嚴格受限。與此相對應的是,作為高風險行業,蘇州農業擔保要按年末責任余額1%計提賠償準備,按當年保費收入的50%計提未到期責任準備。由此,收益與風險失衡,盈利模式亟待調整。

    標簽:合作社|農村市場|擔保機構
    責任編輯:李志萍 李志萍
    我來說兩句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你至少需要輸入 5 個字    昵稱:       
    特別說明: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即來源未注明“晉江新聞網”或“晉江經濟報”的稿件)侵犯了您的權益,請您來電或來函告知,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個工作日內刪除相關內容;編輯電話:0595-82009830
    論壇熱貼  〉
    第一次破学生处视频网站
  • <menu id="uak0q"><menu id="uak0q"></menu></menu>
    <nav id="uak0q"><strong id="uak0q"></strong></nav>